奪 命 蛇 果

醉生夢死 自我終結

我望着她,望了又望。一生一世,全心全意。
我最爱的是她,可以肯定,就像自己必死一样肯定。
当日的如花妖女,现在只剩下枯叶回乡。苍白,混俗,臃肿,腹中是别人的骨肉。
但我爱她。
她可以褪色,可以枯萎,怎样都可以。但我只要看她一眼,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。

评论